新闻资讯 News

这10款农药原药价格暴涨!

日期: 2021-11-18
浏览次数: 7

2021年的涨价风潮一浪高过一浪!

       在原材料和能耗双控压力下,上百种农药产品原药价格均不同程度涨价。这一年来“货紧价扬”呼声最高。笔者为此总结出2021年具有代表性的10款涨幅较大的农药大宗类产品,来看看哪一款颠覆你的认知?

1  吡唑醚菌酯(15万元/吨涨至25万元/吨)

       吡唑醚菌酯多年低价徘徊终于在此次涨价中重回“贵族身份”,目前涨到25万元/吨,成为杀菌剂领域的涨价标兵。

       吡唑醚菌酯的价格辉煌出现在2016年年底和2017年年初,当时价格在35万元/吨左右,老百姓根本用不起。随后,上马企业多,价格下调后,才逐渐从经作推到大田,老百姓也能接受。作为甲氧基丙烯酸类的常用杀菌剂,吡唑醚菌酯因具有杀菌谱广,提升作物抗逆性,促进作物生长以及抗衰老等特点一直广受关注。今年,吡唑醚菌酯依旧是登记产品数量较多的活性成分,市场上比较流行的品牌包括深泰化工的柯欧、泰媄,巴斯夫的凯润、百泰,明德立达的明润丰,海利尔的极润,诺普信的绿琦,康乔的盈彩,标正的妙欣等。与此同时,吡唑醚菌酯与芸苔素内酯搭配的农药套餐也在市场上十分流行,成为受大家追捧的搭配。不过由于国内吡唑醚菌酯企业规模相对较小,质量波动大,同时环保处理能力差,在此次能耗双控压力下,生产和供应风险大,产能受限,高质量的产品价格高位还将保持一段时间。

2  嘧菌酯(25万元/吨涨至42万元/吨)

       同比上年,嘧菌酯价格增长近2倍,2020年11月份嘧菌酯原药21.5万元/吨,2021年年初25万元/吨,目前42万元/吨。

       嘧菌酯也称“阿米西达”。20多年来,凭借治病效果好,持效期长,复配性好,价格便宜,深受农民朋友欢迎,成为目前销量最大的杀菌剂。常与精甲霜灵、咯菌腈、苯醚甲环唑、吡唑萘菌胺、烯酰吗啉、丙环唑复配,对白粉病、锈病、颖枯病、网斑病、霜霉病、稻瘟病等几十种病害防治效果突出。目前,上游原材料仍在上涨,嘧菌酯相关厂家有一部分已经停止报价接单,嘧菌酯高价运行或将持续。

3  甲维盐(85万元/吨涨至130万元/吨)

       甲维盐全称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在今年的涨价潮中也不甘落后,目前130万元/吨的价格标志着涨势强劲。甲维盐是从发酵产品阿维菌素B1合成的一种新型高效半合成抗生素杀虫剂,具有超高效、低毒(制剂近无毒)、无残留、无公害等生物农药的特点,是阿维菌素的衍生物和加强型。在杀虫方面,甲维盐的活性显著高于阿维菌素,对鳞翅目、双翅目害虫如红带卷叶蛾、棉铃虫、烟草天蛾、小菜蛾、粘虫、甜菜夜蛾、草地贪夜蛾、斜纹夜蛾、菜心螟、甘蓝横条螟、番茄天蛾、马铃薯甲虫、墨西哥瓢虫等效果良好。近年来,阿维菌素在“双高”风险下,风头一度被甲维盐盖过。在此次涨价中,生产企业可以在甲维盐功能开发和复配上多下功夫,注重产品质量,以此规避高价长期运行下被其他同类产品替代的风险。

4  咪鲜胺(6.3万元/吨涨至13万元/吨)

       咪鲜胺在农业生产上的应用已经有40多年历史,兼具杀菌和保鲜功能,对柑橘、火龙果、辣椒、草莓、百香果、葡萄的炭疽病效果明显,可与大多数杀菌剂、杀虫剂、除草剂混用,防治效果较好。

       咪鲜胺的涨价是从2018年开始的,当时鉴于环保和相关厂家停产等原因,咪鲜胺原药1年之内价格翻倍,最高增至17.5万元/吨且货源紧缺。2020年,咪鲜胺价格陷入低迷,维持在7万~8万元/吨之间;2021年上半年,咪鲜胺价格开始回暖,一直到现在的13万元/吨。

       据了解,国内咪鲜胺原药大概有20多个,主要集中在辉丰股份、南京红太阳、安道麦辉丰、江西正邦、江苏常隆农化、江西汇合等生产企业。由于咪鲜胺生产面临棘手的环保问题,在目前能耗双控政策下,很多原药生产厂商基本都在整改,企业开工率不高并且不接单不报价的占比多,产能出现不足会成为常态。虽然近期咪鲜胺供货紧张,但后期咪鲜胺价格不会大幅度上涨,一部分原因在于咪鲜胺抗性加重以及市场上替代咪鲜胺的产品很多,如果咪鲜胺涨价,消费选择涨幅较小产品的机会增大。 

5  草铵膦(17.5万元/吨涨至40万元/吨)

       进入2021年,草铵膦的价格给了大家太多的“惊喜”,尤其是10月份以来,原料的高价位运行和能耗双控的压力,短短1个月时间,价格飞涨到36万元/吨。目前,国内一些厂家报价已经达到40万元/吨,而且缺货严重。作为灭生性除草剂的后起之秀,草铵膦一直想要占据重要的市场份额,但是因为成本高,产能受限,市场占比始终没有达到预期。此次涨价潮的带动,草铵膦能否扩大市场份额?或者说大环境下草铵膦的未来如何?这一点笔者比较相信河北威远生化刘新兆老师的观点,他表示,草铵膦的发展要遵循一定的市场逻辑:首先,草铵膦降价才能打开空间,2016—2017年,草铵膦制剂价格下降,中部和西南市场才得以崛起,给了农户除草新选择;再者,蛋糕做大才能获得市场地位,其实也是说只有价格的亲民,草铵膦相关企业相互取暖释放产能,才能尽可能大地放大草铵膦的市场容量。不过,当前高价盘旋的草铵膦已经给制剂企业、经销商和终端用户带来压力,涨价的刺激倒逼他们另作选择。一定程度上,草铵膦上游上涨看似一场一厢情愿的“狂欢”。明年,不管草铵膦是否持续涨价,我想相关企业维护好市场秩序非常有必要,其次做好基层推广工作,毕竟得用户者得天下。

6  草甘膦(2.85万元/吨涨至8.5万元/吨)

       草甘膦2021年度的涨势出人意料!从年初2.85万元/吨涨到如今的8.5万元/吨,后期预测10万元/吨也有可能,15年前的价格再现,颠覆了太多人的认知。近几年,草甘膦争议不断,尤其是被禁风波,目前在法国、美国、欧盟、澳洲等地都面临被禁,在中国也有可能面临同样的风险。此次涨价潮的冲击,暂时改变了草甘膦低迷的市场行情,给草甘膦相关企业注入一针强心剂。接下来,草甘膦进入需求旺季,海外需求走强和国内淡储订单下发的情况下,价格还会持续上涨。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企业在此次涨价潮中都能获得红利。大环境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由于环保和限电限产,部分企业原材料紧缺,产能不确定,面临要么停产,要么面对高价望洋兴叹。不过,在国家保粮稳价的倡导下,不排除未来会有一些政策空间促使大宗品及精细化工品回落的可能。对于草甘膦的未来,行业几乎没有新增产能的可能,但随着转基因作物的推广应用,草甘膦需求还将稳步增长,所以仍旧看好草甘膦行业未来的高景气。

7  敌草快(3.2万元/吨涨至6万元/吨)

       敌草快母药从年初的3.2万元/吨涨至目前6万元/吨,在今年涨价的农药产品中位列前茅,应该说是终于有了出头之日。敌草快作为灭生性除草剂的“四大金刚”之一,多年来的发展比较尴尬,仅仅在百草枯被禁一段时间掀起过短暂的高潮,后期便被草铵膦和草甘膦势头覆盖。2021年的敌草快价格飞速上涨并且供应紧张。敌草快想要搭上顺风车,可以在差异化领域找准定位,做深做透,找到属于自己的战场。

8  阿维菌素(61万元/吨涨至85万元/吨)

       截止目前,阿维菌素精粉从61万元/吨涨至85万元/吨,价格也是一飞冲天。实际上,阿维菌素在我国上市之初,也是大家用不起的产品。当时的价格高达2.6万元/公斤。后来,经过河北系企业提纯优化之后,成为了亲民的产品。同时在这些企业的推动下,阿维菌素迅速成为了杀虫剂里面的明星大单品。特别是当年在水稻区防治虫害方面,阿维菌素相关产品是为数不多可以与康宽抗衡的民族品牌。

       2017年,环保高压下,阿维菌素原药、精粉、粗粉的价格再创新高。不过,高价运行的阿维菌素在随后的几年内开始陷入徘徊,价格也高低不等。进入2021年,阿维菌素逐渐扭转相对低迷状态,下半年开始价格逐月上涨,直到85万元/吨。我国作为目前阿维菌素原药的唯一生产国,相关菌种及生产工艺已经实现了自主创新,相信在此次高价潮的推动下,阿维菌素不单单会是一次价格的上涨,也会是一次价值的再次提升。企业也会在阿维菌素有效成分精炼、新防治对象开发、生产工艺污染治理以及衍生物创制方面进行深入地研究工作。

9  吡虫啉(10.5万元/吨涨至25万元/吨)

       2021年吡虫啉的涨价是有点离谱了!原药价格从最低谷的10.5万元/吨涨至如今的25万元/吨,市场还供不应求,成为老树开新花的典型代表。从今年6月份开始,吡虫啉的价格就像坐上过山车一样,每个月都是成几万的上涨。渠道环节一片怨言,价格高还拿不到货实在太令人痛苦。另外,对于打蚜虫和稻飞虱的区域,在吡虫啉和其他烟碱类产品均价格猛涨和粮食价格低迷的夹板下,终端农户更是无奈。接下来,由于吡虫啉上游产品2-氯-5-氯甲基吡啶、咪唑烷价格均处高位,上游原料乙二胺双氰胺等市场价格推涨,这样的成本带动下,吡虫啉市场热度不减。对于生产端来讲,国内主流生产企业开工率明显下降,供应紧张,很多企业不愿意接单或者一单一价。另外,第四季度是农药旺季,下游市场需求较高,还会进一步刺激吡虫啉价格继续上涨。

10  噻虫嗪(10万元/吨涨至17万元/吨)

       噻虫嗪的涨价是在2020年底就初见苗头。受疫情影响,噻虫嗪很多原药小厂停产,大厂虽排单多,但是因为开工不足,当时的价格直冲10万元/吨。进入2021年,噻虫嗪价格仍旧一路走高,目前市场库存低位,出口订单多,报到17万元/吨以上,后期势头强劲。作为第二代新烟碱类杀虫剂,噻虫嗪使用已经20多年,防治蚜虫、稻飞虱、白粉虱、蓟马、跳甲等多种刺吸式害虫和锉吸式害虫效果好。近两年广泛应用于在种子处理、地下害虫防治等方面。与此同时,噻虫嗪还有预防、强根壮苗等功效。不过在使用时要注意轮换使用,或者选择噻虫嗪复配产品以便降低抗性,增加防治效果。

       实际上,今年上涨的农药产品远不止这些,烟嘧磺隆、莠去津、乙草胺、丙环唑、高效氯氟氰菊酯、戊唑醇、啶虫脒等太多的产品原药价格均创新高。渠道商对此已经麻木,“高买高卖”下销量未必水涨船高,何况高价下农户采购积极性大大降低。与此同时,涨价能持续多久?企业能否借助涨价延长产品的生命力?又如何调整营销策略管控渠道和抓住终端?这都是当下企业要考虑的事情


相关内容
  • 热点
  • 最新
  • 媒体
为了总结上半年的工作经验,确保公司下半年各项指标能够顺利达成,2022年7月9日,大方农化2022年上半年工作总结大会在长沙召开,会议以“三季度从来不是淡季”为主题,公司全体营销人员均从全国各地回公司参加会议。本次会议是一次业务的大会,会议内容主要围绕市场营销展开。2022年上半年农资行业动荡不安,农药价格不稳定、农资需求不稳定、竞争态势不稳定,面对这种困局,营销中心仍有大区和不少片区在年度指标达...
2022 - 07 - 09
2022年的二化螟来的更早,更汹涌!华中区域大面积的雨水天气使得很多种植户错过了最佳的二化螟防治时间,部分种植户甚至一次药剂都未能施用!因此很多区域的虫情出现了基数大、虫龄大、抗性大的特点! 为了更真实、更全面、更高效的呈现二化螟全新解决方案“捕溟组合”的防治效果,6月18日,大方农化特别组织了湖南各县市的经销商、零售店以及种植大户朋友100余人三方联合进行了一次标准化的生测活动。...
2022 - 06 - 21
为了认真总结回顾一季度的工作,正视行业变局与挑战,坚定工作目标与行动,更好地开展二季度的工作,大方农化于2022年4月12日召开二季度中干(扩大)会议,因疫情关系,会议采取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因现阶段处于市场旺季,会议内容主要以业务工作为主体。面对原材料价格起伏不定、市场启动慢、疫情蔓延的不利环境,我们仍然有一批优秀业务人员破局而出,取得了不错的业绩,一季度业绩增长、达标双优...
2022 - 04 - 12
吉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社会各界高度重视,多地医务人员、志愿者驰援吉林。为积极响应湖南省农业农村厅“支援吉林省疫情防控募捐物资的倡议”,2022年4月1日,湖南大方农化股份有限公司发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守望互助精神,积极组织捐赠物资,共捐赠隔离服100件、防护面罩400个、医用手套1000副、医用口罩2600个,已通过星沙邮政调度中心发往吉林省,为支持吉林省抗疫...
2022 - 04 - 02
0731-84625912
( 全国服务热线)
Copyright ©2017 - 2022 湖南大方农化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